生活中的文化,雅趣说“萝卜”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1000

“红公鸡、绿尾巴,一头扎进地底下。”这则谜语我们孩提时就耳熟能详,谜底是萝卜,是那种水灵灵、鲜艳艳的红萝卜。秋分之后,农家的小菜园里一派生机盎然景象,园子里自然少不了一畦畦绿波荡漾的萝卜苗。农谚云:“霜降萝卜,立冬白菜,小雪蔬菜收回来。”到了霜降节气,就要拔萝卜了,这时节的萝卜红艳艳的,裹着一层水汽,晶莹剔透,去掉肥绿的萝卜缨,水洗干净,咬一口嘎嘣脆,鲜甜甜、脆生生的,那滋味赛甜梨。

萝卜是我国古老的蔬菜之一,古名菲,又名芦菔、莱菔、土酥等,为十字花科一年或二年生草本植物。早在2500多年前的《诗经》里,已经有了萝卜鲜灵的身影,《邶风·谷风》有句:“采葑采菲,无以下体。”葑是菜名,菲便是萝卜。

到了北魏,农学家贾思勰所著《齐民要术》中已有萝卜栽培方法的记载。唐代药学家苏恭的《本草》、宋代药物学家苏颂的《图经本草》,皆提到莱菔在各地已普遍栽培。元代王祯在《农书》载:“萝卜一种而四名,春曰破地锥,夏曰夏生,秋曰萝卜,冬曰土酥。”可见,一年四季,萝卜皆有产,且四时不同名亦不同。这位农学家在书中还感慨道:“美者,生熟皆可食,腌藏腊豉,以助时馔,凶年亦可济饥,功用甚广,不可具述。其可不知所种哉!”可见当时,萝卜已广受人们的喜爱。

不仅普通百姓爱食萝卜这清脆鲜灵之物,文人士子也陶醉于它的美艳与清爽。唐代大诗人杜甫遇到了老友,虽然贫病交加,仍不忘以粗茶淡饭待客,他写诗记之:“遣人向市赊香粳,唤妇出房亲自馔。长安冬菹酸且绿,金城土酥静如练。”土酥指的是白萝卜,金城之地萝卜洁白如练的色气令人欣喜。北宋文学家苏轼被贬到惠州,向人租了半亩菜园,和儿子苏过种植萝卜青菜,一日三餐赖以充饥。有时半夜喝醉了,就到菜园里拔萝卜解酒消食。为此写下了这首小诗:“秋来霜露满东园,芦菔生儿芥有孙。我与何曾同一饱,不知何苦食鸡豚。”(《撷菜》),吃着这些带着泥土芬芳、濡含鲜灵之气的萝卜青菜,与那挥霍无度的西晋权臣何曾谁更幸福呢?

萝卜是大众菜、平民菜,那种清素爽淡口味,脆甜舒惬之感,古代文人雅士们也是倾爱有加。宋代理学家刘子翚闲来种萝卜,最为欣赏的是白萝卜那份绿叶白质,“密壤深根蒂,风霜已饱经。如何纯白质,近蒂染微青。”(《园蔬十咏·萝卜》)南宋诗人方岳也爱白萝卜绿如波、白如玉的颜色,他吟道:“莱服根松缕冰玉,蒌蒿苗肥点寒绿。”南宋杨万里更是痴迷萝卜的清雅清爽清香滋味,每每食之,不由感叹:“雪白芦菔非芦菔,吃来自是辣底玉。花叶蔓菁非蔓菁,吃来自是甜底冰。”他写的应该是那种樱桃小萝卜,连苗带根皆可做肴。

萝卜吃法多种多样,明代医学家李时珍总结说:“(萝卜)可生、可熟、可菹、可齑、可酱、可豉、可醋、可糖、可腊、可饭。”无论怎么吃,那种清素爽惬之味,消积顺气之妙,都让人品之不尽。大诗人也是大吃货陆游怎能放得下萝卜,他的吃法倒是很特别,把萝卜、白菜与山药、芋头放在一起混煮,做成一道甜羹,还赋诗云:“老住湖边一把茆,时沽村酒具山殽。年来传得甜羹法,更为吴酸作解嘲。”元代诗人许有壬对萝卜的食疗作用深有体会,他有诗赞曰:“熟食甘似芋,生荐脆如梨。老病消凝滞,奇功值品题。”清代“扬州八怪”代表人物郑板桥为官清廉,生活简朴,他写有一联:“青菜萝卜糙米饭,瓦壶天水菊花茶。”这也是他一生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写照。

◎本文原载于《科技时报》(作者刘琪瑞),图源网络,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人已赞赏
文化

《荀子》10句名言,警句迭出,耐人寻味

2020-12-15 9:55:30

文化

孙一洲评《维尔纽斯传》︱夹缝里的欧洲之滨

2020-12-15 10:18:21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